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助力打造物联网全产业链的信息交流分享平台!

2021年04月25日 10:42

一项新技术的快速崛起,正在改变世界。如果没有它,也许就不会有工业4.0和5G,工业人工智能应用的价值也许不会发挥到极致,网络信息安全专家的用武之地或将大大减少。
它就是物联网。物联网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超过10年。在这10余年的时间里,中国物联网产业的发展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如今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安防、智能交通系统、智慧物流系统,这些看似距离我们普通人很遥远的技术,已经通过物联网技术连成一张“大网”,共同构筑出一幅智慧生活的图景。


下一个10年,物联网的万亿商机,你准备好一起参加了吗?

为了更好的助力物联网产业的发展,深圳优联互通团队立足于长三角与珠三角这两大物联网产业集中区,辐射于全国物联网产业,潜心研究物联网领域,助力企业发展。

据沙利文数据显示,中国物联网行业市场规模在2019年达到了16897亿元,过去5年的复合增长率 23.17%。


来源:沙利文数据中心

过去的10余年时间里,无论是技术的积累,还是产业链的成熟度,物联网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只待一股东风,就可以让整个产业链起飞。

而在今年上半年,整个行业终于等来了这股东风,那就是"新基建政策风口"。新基建的重点建设内容中,包括5G基站建设、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众多的内容都是物联网行业基石与关键。

数以亿计的真金白银投入之下,物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将会得到极大的完善,而有了基础设施,丰富多样的物联网应用也将随之出现。

不过,应该注意的是,物联网作为一个新兴产业,企业想要独自发展,依然面临诸多的困境:

一方面,物联网价值链很长。对于企业来说,需要是一套完整的物联网方案,包括数据感知类产品、通信传输类产品、物联网平台甚至应用软件,所以,需求催生了物联网技术方案商,例如广东优联互通有限公司,。


另一方面,应用非常碎片化。碎片化严重会带来很多问题,其中最为重要的问题就是行业方案无法复制,需要技术方案商不停的去拓展新客户,了解新需求,完善新方案,这一痛点就需要行业有一个提供精准的供需对接平台,让技术供应商与应用需求方能够高效率进行对接。

广东优联互通有限公司为了帮助物联网企业解决上述痛点需求,助力行业发展,打造了一个涉及物联网全产业链的物联网信息交流分享平台,将数字化的力量融入各行各业,以前所未见的高度、速度、精度和深度,让关键所在,逐一实现。博大精深,同心致远。


相关推荐

深圳租房:每一次搬家的经历,是心酸,也是成长!

还记得《北京女子图鉴》,女主搬了9次家,从第一套老乡的科研所职工宿舍到高中同学的某高档小区地下室……到最后一个人住视野超好的高档公寓,简直是进阶版毕业生租房史。每个北上广深漂泊的人,不同的是各自的经历,相同的是远离他乡,生活的不易。租房,成为当代毕业生不得不正面对抗的难题。笔者作为亲生的“深飘一族”,也是毕业以后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换过4次房子的人。在深圳生活最大的痛,不是“上下班高峰的堵车”,也不是“被人挤的鞋子都掉了的地铁线”,对于租房的人来说,最大的痛大不过“押一付三”,租房子成了毕业生们过不去的坎。还记得之前吐槽大会上,李诞吐槽逃离北上广,说到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这会不会是深圳引进人才的手段呢?”我们一边哈哈大笑,一边看着深圳这座城市无所适从。当笔者费劲千辛万苦拿到offer,以为心怀梦想,就可以在深圳这所大城市开展一番事业,大展宏图,从此走上人生巅峰,结果却在高昂的租金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现实摁在地上摩擦,在毕业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已经换了4次房子,每一次租房都可谓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战争。第一次租房是因为着急找工作,在平台上认识了个二房东就很草率的签了合同,合租,去了之后才发现是间隔断房,隔音效果极差,隔壁住了一对情侣,每天的晚上吵架的声音大到隔着三层楼都能听见,我整个人被折磨到失眠,直到二房东也找了个女朋友住进来,我终于不堪其扰,下定决心搬家。第二次搬家仍旧是合租,这次的房子虽然隔音,但是架不住室友奇葩啊!大半夜喝多了酒又吵又闹,早上又霸着洗手间半天不出来,我这个暴脾气…..还有就是一对爱做饭的小情侣,动不动就把冰箱装满,我连个鸡蛋都塞不进去,真是欲哭无泪,只得感叹,奇葩天天有,今年特别多!最惨的是第三次,只租了三个月,房东在我毫无准备、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把房子卖了!让我提前搬出去,结果交房又出了问题,墙壁回潮房东执意认为是我损坏了墙壁,要我把墙补好才给我退押金,补就补吧……好不容易买好了漆抽空找了个休息日去补墙,发现房东把门锁换了,微信不回,电话不接,直接带着我的押金人间蒸发了,打电话给警察说是经济纠纷需要起诉法院,维权道路实在是无比艰辛。直到我第4次搬家,押金仍旧没有退回,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泪……我的第4次租房是在租客网,遇见租客网,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这是我最称心如意的一次租房,我向往已久的单身公寓,坐北朝南采光好,再也没有跟别人合用卫生间的窘迫了,最重要的是押一付一拎包入住,实在不要太爽哦!租客网——“好生活,租着过”,颠覆了传统租赁行业的运营模式、打造出中国最大房屋租赁平台。租客网为广大租客提供了海量的真实房源信息和专业舒心的一站式租房服务,这些对于像笔者这样的毕业租房大军来说,直接规避了“虚假宣传、虚假房源、不良中介、无房可租、拎包即住”等等一系列问题,可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租房最难心的事儿!另外,租客网联合国内市场各大诚信中介,以平台资源整合为优势,首次打造“免押金、免中介费”房屋租赁时代。毕业生们,尚未配妥宝剑,转眼便是江湖。愿大家能够褪去青涩和棱角的同时,在租客网里能够找到自己欢喜的一隅,在时光里熠熠生辉。

2020年09月24日 10:36

租客网:线下线上结合,助力中介发展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加盟租客网,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2020年04月27日 11:21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